床垫赛道引来科牛宝体育技企业入局智能床垫打

作者:admin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4-19 04:17     浏览:

  未来网3月30日电(记者 张冰清)“我觉得我的夜晚被安装了摄像头,感觉被睡眠报告监视了,太了解现在的年轻人了吧!”大学生张钰向未来网记者表示。

  张钰所说的,正是喜临门、顾家家居、慕思寝具等在内的多家床垫企业品牌,相继发布的睡眠研究报告或白皮书。据未来网记者不完全统计,近年来各类“睡眠质量报告”、“睡眠白皮书”、“睡眠运动报告”等内容,密集扎堆于3月21日国际睡眠日前后发布。而话题热搜火出圈的“睡眠”报告背后,床垫企业似乎掌握了流量密码。

 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报告营销方式可以间接提升经营。有第三方背书的报告可以给企业带来公信力和品牌影响力,提升品牌的美誉度。

  “睡眠”报告背后的床垫企业似乎掌握了睡眠流量密码,睡眠经济的蓝海被发现。据艾媒咨询调研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20年,中国睡眠经济整体市场规模已从2616.3亿元增长至3778.6亿元,增长44.42%,2030年有望突破万亿元。

  “3亿失眠人”对于睡眠的需求,催生了睡眠经济。让白噪音催眠师、哄睡师、褪黑素、香薰灯、助眠器械、隔音设备、睡眠监测APP、高质量床品等快速占领了各大电商榜单。

  床品作为直接触达用户睡眠场景的刚需产品,伴随着有企业打出的“一张好的床垫能够有效提升睡眠质量”之声,床垫企业受到了关注。

  根据京东消费及产业发展研究院日前发布的《2022线上睡眠消费报告》显示,2021年智能床垫的销售量同比增长2.4倍,26至35岁年龄段人群智能床的成交额同比增长106%。

  随着对睡眠重要性认识的提升,存在轻微睡眠障碍的“Z世代”,正尝试用多种多样方式提升睡眠质量。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80、90后成为床品消费的主力军,消费习惯中喜爱评价、晒单,因此重视评价,对测评、种草、报告等形式的营销更为接纳。这或许是消费习惯对于营销的一种影响。

  床垫赛道似乎很拥挤,喜临门、慕思、梦百合等老牌玩家,趣睡科技、贝氪科技等新品牌也在奋起直追,科技巨头如小米、华为也加速入局。纷纷打起睡眠经济的床垫企业,睡眠经济的故事好讲吗?

  前有雷军的顺为投资、刘强东的京东数科先后入股的“8H”品牌母公司成都趣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趣睡科技”)。在2021年向创业板递交招股书准备在深交所上市,并已于2021年7月15日成功过会。而在IPO前,小米系共持有趣睡科技约12%股份,为第二大股东。

  2021年8月,高瓴资本高调入场床垫行业,安宏资本宣布已将爱梦集团的控股权出售给高瓴,爱梦集团在中国经营舒达和金可儿两大床垫品牌。据媒体报道,这笔交易的估值超过20亿美元。

  后有今年3月初,新零售家居品牌半日闲获得数千万元Pre-A轮融资,由源码资本领投,原投资方险峰K2VC跟投,远识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。半日闲创立于2020年11月,目前品牌已推出7款产品,包括“空气啵啵款”、“科学撑腰款”、“透气养生款”、“大小姐款”等系列床垫,半日闲今年将继续聚焦睡眠场景,除床垫外将在枕头产品方面着重发力,未来还打算进入更多家居场景。

  科技企业入局者变多,庄帅认为,DTC模式(直接面对消费者的营销模式)对行业还是出现一些影响的,新的品牌可以更快地了解消费需求并直接销售产品给目标消费者,效率更高成本更低了,品牌也得以快速建立。

  除了颇受资本市场的青睐,近年来国内软体家居行业发展迅猛,敏华控股、顾家家居、喜临门等已经上市的本土软体家居企业也逐渐发展成为行业头部。

  日前,A股床垫第一股喜临门发布2021年业绩预增公告,预计2021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5.5-5.6亿元,同比增长75.5%-78.7%;扣非归母净利润5.0-5.1亿元,同比增长58.0-61.1%。

  而另一家知名家居产品企业顾家家居同样业绩喜人,公司预计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达到16.5亿元至17.3亿元,同比增长95%至105%;预计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4.20亿元至15.00亿元,同比大增140%至154%。

  未来网记者还发现,除科技企业入局外,传统家具软装企业也纷纷进行科技化转型。

  亿欧智库发布的《2020-2021家居行业年度盘点与趋势洞察》报告指出,家居家装行业线下依赖程度高、数字化程度低;疫情改变了家居家装行业的消费需求和获客渠道;行业数字化意识觉醒,企业开始探索数字化技术的应用与赋能。

  行业三巨头之一的慕思2021年发布的《招股说明书(申报稿)》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慕思研发费用总额为2.4亿元,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值为2.12%。主要研发方向为智能健康睡眠系统,为不同消费者提供定制化的床垫解决方案。

  喜临门从上世纪80年代的小作坊,到现今资本市场床垫第一股,再向睡眠科技企业转型,牛宝体育第一步则是搭建数字化信息智能平台,实现透明工厂管理体系,从提供传统床垫到提供场景式深度睡眠解决方案。

  2018年喜临门与中国移动合作,以自身开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SCADA(数据采集与监视控制系统)系统为基础,建设了基于5G的工业物联网系统。

  北京冬奥会期间,随着奥运会运动员在奥运村打卡镜头,带火了冰墩墩也带火了智能床垫。在美国雪橇运动员拍摄的vlog中,冬奥村的智能床可以通过遥控器调整床头、床尾的角度,切换多种休息模式:电视模式调整为沙发状态,阅读模式让床秒变电脑椅……画面一转,床又变成了“零重力”状态。

  火出圈的智能床背后,是北京冬奥会官方智能床供应商麒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麒盛科技)。据其介绍,早在2017年上市的麒盛科技的第一代智能床,在电动床的基础上安装非接触式生理体征传感器,能够记录心率、呼吸、打鼾、体动、心率变异性等睡眠数据,通过后台大数据算法分析,提供睡眠信息反馈、健康信息异常判断、健康状态评估、建立健康档案、健康管理预警等服务。

  据了解,麒盛科技每年的研发费用占公司营收的4.5%至5%,目前拥有专利700余项,公司还开展全球研发技术合作。

  凭借可智能调节高度、打鼾干预等睡眠体验,智能床垫受到年轻消费群体的追捧。从功能、体验等方面入手,智能床垫的出现确实升维了这场“睡眠保卫战”。

  根据京东近期发布的《2022年睡眠消费报告》数据,2021年“智能床垫”搜索量年同比增长426%,智能床垫的销售量同比增长了2.4倍,26-35岁年龄段人群智能床的成交额同比增长106%。

  喜临门、顾家家居、梦百合、水星家纺、梦洁股份、富安娜、慕思股份、趣睡科技等也纷纷布局智能床垫赛道。

  2020年底,喜临门成为HUAWEI HiLink生态合作伙伴,旗下产品哄睡音乐枕等五款智慧卧室终端已接入HUAWEI HiLink生态。Smart 1智能床垫等多款产品也陆续接入。

  慕思以智能化的慕思E6智能床垫、T10智能床垫打入市场。聚焦的则是定制的睡眠解决方案。针对打鼾的应用场景,能够自动感知用户体型特征,并自动调整床垫各部位软硬度提供最佳支撑,有睡眠监测功能,在手机端自动生成睡眠报告,用户心率、呼吸、体动、深浅睡眠等数据。

  2021年,梦百合推出了智能睡眠系统主打三款智能产品:智能床垫、智能止鼾枕、智能电动床。

  穗宝集团市场总监肖华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之前智能床跟电动床占的比重都不高,但是以后会越来越高。随着消费者收入水平跟生活水平的提升,消费者对智能型、舒适型的产品需求量会越来越大。因为市场单靠一家做是不现实的,需要大家共同努力,把蛋糕做大。行业的增长应该是靠新卖点、新产品、新需求来推动,而非同质化竞争。

  随着入局者变多,行业对于研发的投入日渐增多。财报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20年,喜临门研发费用总额超5.8亿元,研发费用率占比均值3.2%。而顾家家居年报显示2020年,顾家家居研发费用为2.06亿元。2021年前三季度,顾家家居的研发费用为1.95亿元,同比增加 57.76%。

  高投入带来了高净值,智能床垫价格不菲。未来网记者在各大电商平台搜索后了解到,智能床垫的价格从三四千元到几万元不等。床垫产品作为家庭生活的刚需,无论如何革新,试错成本高都是难以逃避的问题。

  庄帅则向未来网记者坦言,智能床垫是未来的趋势,只是目前技术和数据应用还不够成熟,所以看起来实用性不强价格过高,随着硬件技术成本的快速下降和数据应用关联医疗和饮食,智能床垫才能真正普及。